Thrun在成功開設第一門MOOC並開始創辦Udacity時預測在50年內,知名老師的線上課程會進入全世界的校園內,改變原本的校園模式,然而事實並非如此。MOOC的完成率低於7%,許多人多半只是盯著課程螢幕並沒有真的在上課,科技過於便利導致他們可以快速登入與登出課程,能完成MOOC的多半是已有成就或有較佳學歷的人。
這些MOOC先鋒他們雖然能提出創新科技,但是並不了解教育主流趨勢及人們學習的方式。MOOC的教學方式其實並不創新,就只是使用了課程影片、多選題與討論區而已。而大學其實早就開始進行一些教育改革,像是同儕學習、虛擬團隊、互動式活動等等能鼓勵學生投入的主動學習方式。這種新的教育方式比起知名老師開一個傳統課程更能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然而MOOC並未將這些主動學習方式或其他教學領域的創新帶入線上課程。
MOOC雖然有助於讓全世界的人們能取用世界知名學校名師開設的多門課程,然而並沒有創造一個更緊湊且親密的線上課程,難以取代傳統實體課程。

http://spectrum.ieee.org/tech-talk/at-work/education/how-the-pioneers-of-the-mooc-got-it-wrong
2012年被稱為MOOC元年,雖然現在還是有很多人註冊,但是中輟率居高不下,使MOOC質疑者多於信仰者。
然而,MOOC在接觸大量學生及製作相對快速便宜兩個方面仍具有優勢。同時個平台都開始協助MOOC學生就業以尋求營利模式。
Cousera的課程主要由大學老師開設,但是一份研究顯示半數學生修課是為了精進職場能力,因此也轉為強調MOOC在就職上的幫助,增加與業者的合作。他們的付費課程完成率從10%提升為60%。
MOOC可以解決晚年教育的學習成本問題。一般的教育體制需要花一段時間取得資格證明,在20歲左右時學生沒有其他負擔而可以全時花在校內,然而之後在需要平衡家庭、工作與學習的情況下會產生極大壓力。同時,現在也出現一些需要具有所需資格認證者的工作,有些專業的培養方式緩不濟急。相較之下,MOOC的課程內容經再三切割後,彈性又容易消化。就像是CD被拆成數位單曲流傳後需要用現場演唱會作為線上難以體驗的經驗,實體校園課程也將因為MOOC的出現重新思考自己能提出怎樣的特殊體驗。
從大學角度來看學習成本,他們能利用MOOC的線上教學讓課程更容易被取得,實體校園招募到20歲左右的學生、線上課程則吸引到中位數34歲的學生群,不太會因為線上課程導致註冊人數減少,反而有利招生。
大學也能開始嘗試更多線上模組課程,像是計劃管理、商業寫作等個別的模組。傳統學位相較之下,依舊會因為能培養批判性思考及社交技能而具有價值。現在已經有一些人藉由製作技能傳授影片供人觀看以獲利,學術機構也需要製造這些快速消耗品以因應。
除了學習成本,MOOC可以解決證書問題。勞動市場可不了解求職者的真正能力,頂多透過學歷來多少作為辨別方式。MOOC提供微證書作為職業能力證明。
大學已經有幾世紀的經驗及知名度可以獲得信任,MOOC則透過開課學校及一些優良MOOC友來為課程品質背書。目前面臨要如何準確檢測線上大規模學生能力的問題,以及許多職場能力其實需要在非正式體驗中習得無法從課程中獲得(文中指出可以用數位徽章對這部分進行認可,詳見原文,此略)。不論這兩個問題未來會如何解決,都必須處理、讓人們因而願意投資在有價值的認證課程中。
MIT與哈佛利用edX進行許多研究,就在今年1月12日他們發布了一份累績4年、290門MOOC、450萬名學習者的學習行為報告。以下為一些研究發現:
1.四年來平均每天有1554名新人註冊,有240萬名使用者參加課程、其中有24萬多名學生獲得證書,獲得證書者大約要花29小時在課程上。45%的參與者表示有意獲得證書,然而只有16%獲得證書。
2.MOOC課程中的參與者背景與動機上非常不同,平均年齡為29歲,男女比為67:33,71%學生來自美國以外的地方,32%表明自己曾經或現任老師(其中的19%教過該門課程的類似主題)。
3.一門課程大約有7900名(80%)學習者僅在註冊後觀看一些課程資料、1500名(15%)繼續完成後半課程、最後頒發500名學習者證書 (5%)。
4.資工課程MOOC遠多於其他學科。CS50x(Introduction to Computer Science)約有三分之一的參與者表示有意取得證書,但是這門課每週需要花10-20小時,因此最後只有1%證書取得率。另外,資工與科學科技數學領域的課程女性學生較少(16-17%),女性在人文歷史宗教設計教育課程佔47%,在政府健康社會科學佔35%。

http://news.mit.edu/2017/mooc-study-offers-insights-into-online-learner-engagement-behavior-0112